经济大省的金融浓度为何上涨?解读广东“新春第一会”

  金融如何拥抱新的“科学的春天”?金融“活水”如何助力广东高质量发展?2月18日,广东“新春第一会”——全省高质量发展大会在深圳召开。纵观本次大会主论坛和分论坛,金融被提到了更关键的位置,成为主题词之一。科技含“金”量提高的背后,有哪些信号值得捕捉?2024年广东高质量发展的金融答卷,又将如何书写?

  科技含“金”量为何高涨

  在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会议上,金融要素和新质生产力、高质量发展、实体经济为本制造业立身等并列,成为主题词之一,彰显了金融对于科技创新的重要支撑。

  南都湾财社记者看到,在当天下午的“金融赋能”分论坛上,参与的金融机构约百家左右,覆盖银行、保险、券商、基金、创投、地方投控、期货、股权交易等诸多板块。国有大行、政策性银行的大湾区分支机构、金融500强大湾区总部的一把手或主要负责人,均在参会名单之上。

  为什么广东越来越重视金融业?深圳知名财经作家刘晓博分析,这跟广东第一大省的地位有密切关系。广东不仅是第一人口大省、第一经济大省、第一外贸大省,还是科技综合实力第一大省。广东要高质量发展,就必须重视金融。金融是经济的血脉,资本市场是配置各种生产要素的枢纽。他认为,依托强大金融业支持,有利于激发科技创新活力,“再造一个新广东”。

  事实上,广东也是中国金融增加值最高的省份。按照公开数据,2023年金融增加值高达1.24万亿;广东汇聚了全国最多的资金,2023年末达到了35.1万亿元人民币。2023年,广东证券交易额完成300万亿元,占全国的40%;境内上市公司总数达到872家,占全国的1/6;实现境内直接融资1.06万亿元,位居全国第一。广东还拥有深圳证券交易所、广州期货交易所等全国性金融要素市场,深交所股票成交量2023年位居亚洲第一。

  “天文数字”之下,如何更好理解金融与科技的逻辑?广东“十四五”规划明确提出实施“金融+科创”等十大工程。而在本次会上,也有了鲜明观点:科技和金融好比现代化产业发展的“任督二脉”,畅通“科技—产业—金融”良性循环,增强科技金融整体服务合力,才能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,形成新质生产力。

  金融要素何以全面开花

  金融声量被放大的另一个背景则是去年底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。该会议将发展科技金融作为五篇金融大文章之首,体现出国家对金融支持科技自立自强工作的高度重视。

  从本次全省高质量发展大会上看,不只是金融浓度更高,而且含“金”要素齐头并进,共同驱动高质量发展的引擎。

  不久前,广东多部门出台的《加快推进科技金融深度融合助力科技型企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》聚焦金融服务短板弱项,提出了15条政策措施,涵盖创业投资、银行信贷、融资担保、多层次资本市场、科技保险、跨境金融、服务体系、金融科技等,力图打造为科技型企业全生命周期提供综合服务体系。

  如何继续推动科技金融创新发展,本次大会有了更明确答案。按照广东省委金融办相关人士的表态,2024年将完善科技信贷政府性担保等风险共担机制,鼓励商业银行优化授信评估体系,为科创企业提供更多信贷支持。同时,继续深化开展创投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,配套设立S基金,探索与商业银行合作开展外部“投贷联动”,加速科创企业发育速度;在优化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政策方面,用好QFLP和QDLP机制开展跨境科技投资。融资租赁方面,支持相关企业为科创企业及科研院校提供科研设备的融资租赁服务。

  保险赋能科创,同样可圈可点。记者注意到,科技保险这个“新物种”已为广东6万家次科技企业提供风险保障1.5万亿元。去年广东保险企业新开发20余款知识产权类保险,并落地全国首款国产汽车芯片保险,全国首个知识产权保险服务体系也落地大湾区……按照监管部门的说法,2024年继续鼓励保险资金投资科创企业及重点产业集群,扩大科技保险的覆盖面。

  从服务者向集大成者“进化”

  聚焦“科技-产业-金融”循环,构建科技金融生态体系,成为广东金融工作的新内涵。

  省委书记黄坤明在大会上表示,“将积极发展科技金融、技术、数据等创新要素市场,促进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,营造更好的创新生态。”

  创新生态的开辟,也是金融机构的进化之路。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,金融机构的角色扮演,正在从“注活水”的服务者,向资源要素的整合者、科技金融创新者,生态的集大成者做主动转变。

  中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宁效云坦言,今年的一个工作要点是“搭平台”,做科技金融全要素的整合者。比如,密切与投资机构、政府产业基金、证券交易所等的合作关系,支持科创项目撮合、互荐、跟投、跟贷及科技型企业IPO、增发、并购重组等金融需求。深化与科技部门的联动协作,完善常态化科技型企业融资对接机制。同时集聚资源,为科技产业打造多元化接力式金融服务新模式。

  还有金融机构表示,今年重点是整合各类资源,助力优化营商环境。通过整合集团资源、朋友圈、政府引导基金、项目投融资等,助力广东企业走出去。换而言之,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的角色,更着眼于布局全链条,意在构建好科技金融“生态圈”。

  金融大佬主动抛出“军令状”

  与广东的实干精神相得益彰,在本次全省高质量发展大会上,诸多金融机构也提出了赋能科创的工作目标,抛来了“军令状”。工行广东省分行行长韩松表示,全年计划向广东市场投放信贷资金1.8万亿元,其中投向制造业7千亿元。在连续几年为实体经济大额减负的基础上,今年计划减负超100亿元。

  总部在深圳的招商局金融控股则提出,以科技金融精准支持产业科技,力争“十四五”末科技金融贷款余额超5000亿元,持续为科技企业赋能。

  围绕五篇大文章,浦发银行广州分行负责人表示“力争在广东投融资规模突破5000亿元,赋能产业科技高质量发展”。

  “今年,将推进全省各市基金设立全覆盖,争取设立省科创母基金,募集超200亿元社会资金组建基金。”粤科金融集团相关发言人称,对专精特新及入园企业和创投机构,注入不少于700亿元金融服务。

  那么,2024年金融将在哪些重点领域发力?从大会释放的信息看,提高广东制造的“含智量”“含绿量”,助力“卡脖子”技术突破、扶持“专精特新”、支持科技成果转化等领域,是今天下午“金融赋能”分论坛的高频词。

  不过,赋能广东高质量发展,金融的“落棋”还需要看得更远。刘晓博认为,今年金融工作还有一些发力点需要重点落地,一是落实好城市房地产融资协调机制,助力稳住楼市、稳住经济;二是增加对实体经济、先进制造业、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;三是把好IPO的关口,让真正优秀的企业上市,挡住“带病企业”;四是优化贷款结构,降低僵尸企业占用的金融资源,提高信贷使用效率,防范好风险。